<legend id="nwjld"></legend>
<span id="nwjld"></span>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1. <strong id="nwjld"></strong>
    2. <track id="nwjld"></track>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清朝末任駐藏大臣的女兒,漢藏語兼通,活躍于南京、重慶與拉薩

      發布時間:2022-01-13 09:05: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1950年初冬,一個身著藏裝,操著一口流利的北京話的西藏婦女,在記者面前迫不及待地表達了人民解放軍解放南京后,自己無比高興的激動心情。她特別談到西藏是中國的領土,早就期待著西藏早日解放。她的話也代表了全國各地民眾希望解放西藏的心聲。1950年11月3日的《人民日報》刊載了她的發言,引起人們的關注。

        這位西藏婦女叫意希博真。多年以后,著名演員童正維(曾飾演電視劇《編輯部的故事》中的牛大姐)曾談到“意希博真給我的印象——慈眉善目彬彬有禮,他弟弟終日盤腿在床上,手握佛珠,念念有詞。他們說得一口正宗北京話,做的炸醬特別香,我也學過學不像。如今他們已是過百歲……”

        細細觀察意希博真的履歷,可以發現頗具傳奇色彩。


      清朝駐藏大臣衙門(喜饒尼瑪提供)

        意希博真的父親是清朝最后一任駐藏大臣聯豫,母親則來自西藏貴族敏吉林家族。她的父親是滿族,母親是藏族,自己出生在西藏,加之后來從事西藏工作,所以與中華各民族都有很深的感情,對國家有強烈的認同感。她1912年后隨父親離開西藏至北平(今北京)。1934年開始,她服務于西藏駐京辦事處;1940年又到國民政府蒙藏委員會駐藏辦事處工作。對于民國時期的西藏歷史有所了解的人就會清楚這兩個機構的差異性,意希博真能在其中應付自如,游刃有余,確實讓人感嘆。這是又一個為維護民族團結做出了貢獻的人。

        意希博真因為“生在拉薩,所以她說的藏語完全是拉薩本地的話,無人能與之相媲美,略通藏文”,還精通漢語文。因此,1934年,在西藏駐京辦事處副處長兼翻譯巫明遠參與國民政府參謀本部次長黃慕松入藏致祭事宜,以蒙藏委員會參議身份經海道先期入藏后,意希博真應邀擔任了該處翻譯。1937年12月,西藏駐京辦事處遷往重慶后,她擔任了西藏駐重慶辦事處總務科的科長兼翻譯。這期間,她被西藏噶廈選派為出席“國民大會”的西藏代表之一(因抗日戰爭爆發,此次會議被迫一再延遲)。

         

        1939年12月15日,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進藏主持達賴喇嘛轉世事宜,途經噶倫堡。意希博真專程前往拜訪,報告西藏近況。想必此次會面中,吳忠信對藏漢語兼通的意希博真有了更多的了解。1940年5月,蒙藏委員會致電孔慶宗,稱意希博真將到藏,請“多予照拂,如有辦法,可以位置”。是年7月,孔慶宗回電,派意希博真為蒙藏委員會駐藏辦事處翻譯員,負責翻譯、繕寫和情報事項。期間她的月薪為200多元。

        她與弟弟在拉薩期間,以親戚身份住在拉薩敏吉林家里,無需付任何房租。她除了在駐藏辦事處的工作外,為方便辦事,還接受了噶倫詹東·居美嘉措的聘請,為其女兒(還有其他兒童參加)教授漢語文和刺繡、編制等手工課。她“和這些藏族學生之間關系十分親切,他們親切地稱她為‘甲姆阿甲啦’(即漢族大姐)”。她弟弟則被周圍的人稱為“弟弟啦”,具體名字不詳?!暗艿堋睉请S意希博真所稱,加個“啦”,則為敬語。據強俄巴·多吉歐珠先生回憶說意希博真說話輕聲細語,言談舉止十分得體,敬語用得非常好,顯得很有修養。她在拉薩如魚得水(如1942年考核在辦事處全年無病假,無遲到),親朋好友較多(1942年考核在辦事處全年事假最多),與西藏僧俗人等關系融洽。即使在1942年9月拉薩發生“藏警案”之后,西藏噶廈與蒙藏委員會駐藏辦事處關系緊張之時,意希博真仍發揮其優勢,周旋于拉薩貴族之間,盡力工作,較好地完成了蒙藏委員會交付的任務。

        1943年以后,她與李國霖、戴新三、劉桂楠等人因種種原因,多次提出辭職。翌年1月16日,蒙藏委員會專門致電孔慶宗,表示希望他們仍留駐藏辦事處服務。

        1944年夏,隨著沈宗濂一行到藏后,意希博真和孔慶宗、馬先根、戴新三、吳三立等一起奉調返回重慶。

        1946年4月5日,西藏地方出席“制憲國大”的西藏代表到達南京時,意希博真曾以“蒙藏委員會專員”的名義奉派擔任西藏代表團的翻譯。11月28日星期四下午1時,她隨同參加了一個特殊的宴會。那天,蔣介石、宋美齡宴請西藏地方代表“外加達賴佛之兄嘉樂登珠,姊祁吉惠,姊丈多吉尼瑪。吳禮卿、蔣經國陪客。譯員意希博真,共二十二人?!睍蠛嫌?。

        1947年底,西藏代表因需至北平,專門請示蒙藏委員會暫借意希博真專員。1948年7月,蒙藏委員會又“派本會專員意希博真擔任翻譯隨同西藏委員出席監察會議”。

        后來的“西藏商務代表團”到京,蒙藏委員會也是派意希博真擔任翻譯等職。她與該團一起見了不少國民政府要員。

        意希博真活躍于內地與西藏,對于中華民族、國家的認同是顯而易見的,這源于她特殊的閱歷,以及對西藏地方乃至全國形勢的熟悉。同時,她在重慶等地與很多愛國知識分子的接觸,受到更深的啟迪。如提出“中華民族是一個”的著名學者顧頡剛就曾專門提到過與意希博真等西藏地方代表的交往。值得注意的一個細節是,1939年2月13日,顧頡剛抱病寫成約八千字的《中華民族是一個》在《邊疆周刊》發表。3月5日,他專門到文廟東巷12號與西藏辦事處處長阿旺堅贊夫婦與意希博真及其母親等人見面晤談。隨后,顧頡剛還邀請阿旺堅贊夫婦、意希博真與著名學者楊成志、聞宥等先生共進午餐。

        南京解放后,1949年12月,在南京市第一屆各界人民代表會議第二次會議343名代表中,意希博真的藏族名字特別醒目。她此后積極靠近人民政府,還曾主動將一些材料上交有關部門,表明自己與國民黨的決裂。

        解放后,意希博真還曾供職于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參事室,參加藏文翻譯工作。據黃明信先生回憶“當時藏文翻譯人才極其缺乏,只有曾經在菩提學會的何瑛、柯鳳鳴,他們只能讀寫藏文,不能從漢文譯成藏文。還有從南京蒙藏委員會來的李春先和益西博真(即意希博真),兩人配合起來才能工作,而且年歲大,做不了繁重的工作?!?/p>

        目前,關于意希博真的身世,知者不多。但對她是駐藏大臣聯豫的女兒,則無異議。在梳理這段歷史時,我們注意到在1950年代后有位名叫聯慧珠的女士,曾擔任班禪駐京辦事處副處長、代處長等職,參加過一些重要政治活動。有人也稱她為清朝最后一任駐藏大臣聯豫的女兒。那么,意希博真與聯慧珠之間是啥關系,或者本就是一個人?限于資料,筆者尚無定論,將在未來的研究中加以關注,也期待知情者提供信息。(中國西藏網 特約撰稿人/喜饒尼瑪)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

      <legend id="nwjld"></legend>
      <span id="nwjld"></span>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1. <strong id="nwjld"></strong>
      2. <track id="nwjld"></track>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