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nwjld"></legend>
<span id="nwjld"></span>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1. <strong id="nwjld"></strong>
    2. <track id="nwjld"></track>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中國西藏網 > 原創

      尋找:照片中的阿姨叔叔或你們的親屬 我想把你們的故事寫下來,告訴當下留給未來

      發布時間:2022-01-18 22:51: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一

        我叫王煒,今年65周歲,是山東省濰坊市的一名退休人員。上邊的照片是我父親六三年進藏時,在拉薩與進藏戰友的合影,是我在整理父親遺物時發現的。

        父親八三年調回山東工作后,并排住著的還有兩位從西藏回來的王伯伯,他們都先后在西藏工作生活了三十多年。按照進藏時間早、在藏時間長的界定,三位王副專員都是人們說的“老西藏”。對他們的精神特質、他們的進藏背景、他們在藏的工作生活狀況,我一直充滿了好奇。然而,其中的一位王伯伯從高原回來不久就去世了。另一位王伯伯常年生病,精力欠佳。問起我的父親,他總是概括地強調,西藏是祖國的一部分,是同一個母親的孩子,什么時候都要關心幫助他們。但,我不明白,憑什么是你們,不顧自己健康和前途,不顧親情和家庭,把自己的美好年華與家庭幸福都奉獻給了西藏?

        07年夏天我請了長假只身赴藏考察采風。在西藏自治區組織部的處室里,一位負責同志說,當年有個湖南的女士到西藏來找父親的骨灰,被組織部的同志責問:你早干什么去了?你們還在家鄉的家人,為什么就不能理解自己的親人在西藏工作生活的艱辛和對親情的牽掛?我當時就想,幸好,我來了。

        二

        2009年3月,西藏民主改革五十周年之際,我出版了長篇小說《來自布達拉宮的感動》,《光明日報》《文藝報》《中國婦女報》等眾多媒體,先后以《解不開的西藏情結》《民族團結的大愛之音》《劍膽琴心愛國魂》等為題,對該作品進行了評論報道。有專家說,這是一部正義的作品,這是一部感人的作品,這是一部成功的作品;這感動不僅是作者的,也是全國人民的?!度嗣裾搲冯s志不久對我進行了采訪,發表了我的署名文章《獻了青春獻終身》;青島一位大姐的父親1960年進藏工作,三年期滿后也沒有調回來,一個人在西藏工作生活了21年。異常艱難的歲月里,大姐和妹妹兩人遭盡了社會上的各種白眼,對父親一直懷有埋怨情緒。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父親內調回到青島,姐妹倆也不覺得親近。被親情疏離的父親只好住到了單位宿舍。后來父女們都讀到了《來自布達拉宮的感動》,非常激動和感動,說此書打開了他們兩代人的心結??磥?,無私奉獻的“老西藏精神”,是需要有人記錄和傳播的。

        三

        在深入挖掘“老西藏精神”的過程中,“老西藏”們鮮為人知的事跡像燈塔一樣照亮著我,提升了我的境界,蕩滌了我的靈魂,拓寬了我的視野,記錄和弘揚“老西藏精神”,使命般地成為我退休生活的重要內容。搜集資料、采訪采風、學習練筆、創作修改,我像一個苦行僧般地艱難跋涉在未知領域。雖付出了大量時間、健康和金錢成本,但我仍然癡心不改。仍然堅定地認為,在中華民族的歷史長河中,“老西藏”也是一朵不可或缺的浪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廈里,也有“老西藏”默默奉獻的一粒沙子。為了讓“老西藏精神”走進千家萬戶,我又學習創作了四十集的電視連續劇《為了母親的微笑》、大型話劇《天邊并不遙遠》、電影劇本《為了誰》《小棉鞋》、歌曲《老西藏》等。但用文學藝術手段傳播“老西藏精神”,我不想憑空編造,我需要更多第一手資料。

        四

        2015年,我去了甘肅柳園,這是六十年代初進藏的必經之地。我風餐露宿在茫茫的灰色戈壁上,萬般惆悵地探尋下一步路在何方。終于在不久后我又推進了一步,在湖南的《快樂老人報》和《中國老干部》雜志上,先后刊登了我投遞的照片和尋人啟事,很快就有湖南的、河南的叔叔們聯系我,跟我在電話上聊了好久好久。王建軍和牟善秀,是山東德州和日照的兩位退休干部,他們直接或間接地從雜志里得到消息,很快就跟我取得了聯系:他們的父母都在照片里。據王建軍說,他父親當時是館陶縣委第一書記兼人武部長,進藏干部還有三天就要啟程了,縣里的進藏名額還沒有著落。時任縣委書記的父親就親自報了名。母親為配合父親工作,給出生不滿四個月的嬰兒用藥斷奶,把四個孩子(最大的王建軍當時八歲)一起送到鄉下奶奶家,母親毅然報名陪父親一起進藏。王建軍回憶說,奶奶為了哄住不滿四個月的小弟弟,常常讓他含著自己的乳頭度日,結果奶奶不幸得了乳腺炎,沒過幾年便去世了。牟善秀大姐的父親進藏前是日照縣的組織部長,他很早就參加了革命工作,早已超出了進藏的年齡界定。但當時縣里有進藏指標,牟伯伯便義無反顧地自己報了名,妻子也把三個不大的女兒送到母親家里,自己與丈夫一同進藏。三年后在西藏不幸病逝,至今牟大姐也不知道哪一座是母親的墳墓。2021年正月,我們相約在德州見面,說起往事,唏噓不已。

        五

        真正的黨員干部,對黨和國家是無比忠誠的。他們不僅組織需要時無條件接受,且從不貪占國家一點便宜。德州的王伯伯調回時,組織給的休養費和交通補助費還剩了幾千元,他們都如數上交了組織,然后一天假沒休就投入了工作。日照的牟伯伯雖然是老革命,妻子還在西藏失去了生命,但他從來不為個人爭利益。類似的凡人小事或許不足掛齒,但小故事也會彰顯大主題。上邊這張照片里的阿姨、叔叔、伯伯以及你們的親屬,你們的知情和信息,就是一座值得深入挖掘的寶藏。我愿意作為史實的真實記錄者,跟你們一起傳播弘揚“老西藏精神”,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做點有意義的事情。這也是我尋找和走近你們的初衷,或許,你們還會給我更多的驚喜。(中國西藏網 文/王煒)

        作者介紹:王煒,女,山東諸城人,先后當過知青、工人、公務員。專注于“老西藏”題材的寫作,是故事的見證人,史實的真實記錄者,“老西藏”精神的傳播者。著有長篇小說《來自布達拉宮的感動》原創四十集電視劇本《我們都有一個家》(版權名《為了母親的微笑》)大型話劇《天邊并不遙遠》《樂道鐘聲》;原創電影劇本《為了誰》《小棉鞋》《彼此的天堂》;原創歌詞《援藏干部》《老西藏》等。作品多次在全國獲獎?,F為山東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戲劇文學學會會員、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協會會員。

        

      (責編: 蘇洋)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

      <legend id="nwjld"></legend>
      <span id="nwjld"></span>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1. <strong id="nwjld"></strong>
      2. <track id="nwjld"></track>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