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nwjld"></legend>
<span id="nwjld"></span>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1. <strong id="nwjld"></strong>
    2. <track id="nwjld"></track>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中國西藏網 > 即時新聞 > 時政

      畫荷國手袁運甫

      發布時間:2021-11-05 09:41:00來源: 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江嚴冰(南通大學藝術學院副教授)

        對當代美術大師袁運甫的評介,大都停留在“當代公共藝術奠基人”“現代壁畫的開創者”“水粉畫的探索者”等宏觀方面,而對于他獨特的藝術風格、新巧的藝術構思和超越前人的創新,往往缺少燭照探微。筆者仔細閱讀了他18幅畫荷花的紙本彩墨畫,感到“須得心燈發現,令渠是處光輝”。

        荷花以其高潔品質歷來受到文人青睞,畫荷佳作可謂不少。如朱耷《荷石圖》、石濤《墨荷圖》、齊白石《秋荷》、張大千《彩荷》、石魯《荷趣》等。在眾多大師的荷花佳作中,袁運甫的荷花仍然能獨樹一幟,令觀者眼前一亮,得到極大的美學享受。

        仔細推敲,袁運甫的每幅荷畫都匠心獨運,新意閃爍。袁運甫被人稱為“畫荷國手”,他所畫的荷花被譽為“袁公荷”,是有道理的。

        紙本彩墨畫《幽香》(1990年)是袁運甫畫荷的早期作品。荷花在綠葉叢中清高獨立,幾乎是《愛蓮說》中“亭亭凈植”這句話的直觀摹寫。整幅畫面無一華麗色彩,以墨白兩色為主。用色對比鮮明,濃淡遠近分明。白色荷花在黃灰色的底色與變化豐富的墨色映襯下更顯高雅、純潔。

        袁運甫創作的紙本彩墨畫《秋色秋香》(1994年),一看畫面就不由得讓人想起李商隱的詩句:“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标P于這幅畫,袁運甫有一段自述,道出了他的荷花情結:“有關荷花家族的題材,是我心儀已久的對象。荷塘從初生,到孕育花苞,到花之盛放,到深秋殘荷,每一幕都散發著它特殊的美感。這幅殘荷是我通過長期寫生的積累而創作的,它表現了清晨薄霧漸退中,殘荷的凄美與依稀的妖嬈。而荷葉、蓮蓬和葉稈兒所形成的點、線、面,極具韻律感,這也是打動我傾情創作的關鍵?!?/p>

        對袁運甫來說,一次寫生“殘荷”,就能獲得一種荷花之美;多次寫生,就能從多種具體美中抽象出殘荷的形式美。這種形式美表現為蓮蓬稀稀落落的點、荷稈蒼勁挺立的線,荷葉瀟灑隨意的面,這些點、線、面,就像不同的音符構成一組動人的旋律,從而表現出冷霧漸消殘荷顯露的凄美。

        “風生綠葉聚,波動紫莖開”,紙本彩墨畫《風荷韻致》(1999年)仿佛是這兩句詩的傳神寫照。從畫面內容看,荷葉在勁風中婀娜多姿,荷莖縱橫交錯,綻放的荷花盡情吐蕊,展現了荷花一種別樣的動態之美。

        從以上三幅荷畫中,我們可以看到袁運甫求新求變的荷花創作歷程。

        袁運甫是新中國培養的首批藝術家。1949年至1952年,他在杭州藝專學習,師從林風眠,袁運甫說,“我畫水粉完全是從這里開始的”。當時,杭州藝專把中國畫系與西洋畫系合并為繪畫系,包容中西的藝術氛圍為袁運甫日后的藝術之路奠定了基礎。1953到1954年,袁運甫轉入中央美院實用美術系,師從張仃和張光宇,不僅學中國傳統藝術和民間藝術,還接觸了很多外國藝術,如墨西哥的壁畫、日本的繪畫、法國的現代畫、波斯細密畫、俄羅斯繪畫等。畢業后,他在人民出版社擔任了兩年美術編輯,后進入中央工藝美院任教,與張光宇、張仃、吳冠中、龐薰琹共事。在長達半個世紀的教學相長和藝術實踐中,他的藝術底蘊越來越豐厚。他的荷花繪畫不僅有對傳統藝術的守正創新,還有對西方藝術的關注借鑒。

        袁運甫說:“意境美是風景畫創作的靈魂?!弊屑氶喿x他的作品,無一沒有深邃的意境,形神兼備。情景交融,托物言志、以景寫情,是他描繪荷花的常用手法。袁運甫總是把對人的關注和對生命的體驗放進荷花畫的創作之中。在他筆下,荷花常年懷有生機,四季各有神韻,春之盎然、夏之豐腴、秋之靜謐、冬之傲雪,荷花始終展示著高潔的人格魅力和豐沛的人文精神。

        袁運甫一直追求“以小見大、以少勝多”的傳統詩意境界。他十分留心畫面留白,注意通過空白美“讓讀者有自由想象的空間”。他注重虛實對比、明暗對比、純度對比,營造空靈悠遠的意境。他的作品《荷塘月色》,微妙地運用光色造境,正如論者所說,“或是裊裊如灑在輕煙薄霧中,花葉之間,芳艷撩人;或是把可見光變為不可見光,化為感覺之光,表現出東方意境中的幻境”。

        在大學時代,袁運甫就十分重視對西方印象派的研究,寫有大量的學習筆記。他從印象派大師莫奈的《日出》中看到利用色彩微妙變化表現清晨的陽光而有所感悟。他認為“現代繪畫之父”塞尚的畫作的光色效果是獨具一格的。他在荷花繪畫中充分借鑒了西方的光與色的表現手段,讓中國傳統荷花繪畫綻放出新的魅力。

        西方繪畫講究空間透視,而我們傳統繪畫講究的是“詩意繪畫”。在袁運甫的畫作中,采用是中西融合的“空氣透視法”,如《荷塘晨色》,吸收了西方透視法,虛實相生的處理,增強了畫面的縱深度與空間感;荷塘中霧氣與水氣的升騰,增強了畫面的意境表達,使人有身臨其境之感。

        袁運甫善于把中西繪畫之長結合起來,創作了諸多美不勝收的荷花,體現了他卓越的創新能力。其實他自己命名的畫種“紙本彩墨畫”,本身就是一種創新。這種“紙”是中國的宣紙,只適宜水墨畫,而現在要加上“彩”,西方的色彩,融匯中西畫技,展現荷花之美,這不能不說是袁運甫對中國當代繪畫的一大貢獻。

      (責編: 李雨潼)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

      <legend id="nwjld"></legend>
      <span id="nwjld"></span>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1. <strong id="nwjld"></strong>
      2. <track id="nwjld"></track>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