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nwjld"></legend>
<span id="nwjld"></span>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1. <strong id="nwjld"></strong>
    2. <track id="nwjld"></track>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中國西藏網 > 即時新聞 > 文化

      京劇傳承路上的喜與憂

      發布時間:2021-11-04 16:54:00來源: 中國文化報

        作者:尹曉東

        從第九屆中國京劇藝術節入選的劇目來看,既有歷史劇、傳統戲,還有現代戲,很好地體現了“三并舉”的方針,也體現了鮮明的導向,就是要推動京劇藝術的傳承和發展,實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新時代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這屆京劇藝術節恰逢建黨百年,現代戲占了很大的比重,無論數量上、質量上都有了很大改觀,這是十分可喜的面貌,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

        推動京劇現代戲的創作,我覺得不僅是表現波瀾壯闊的革命歷史和火熱的現實生活的需要,也是通過現代戲的創作,更好地推動京劇藝術發展的需要。因為現代戲的創作,由于表現內容的拓展,必定會帶來藝術形式的發展。中國戲曲的現代化,在新中國成立之后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是現代化是一個永遠沒有停息的過程,不能說今天我們就徹底實現了中國戲曲的現代化,因為時代還在不斷發展,戲曲藝術要不斷適應這個時代的發展和變化。我們談到中國戲曲的現代化,不是說只有創作現代戲這么一個途徑,而且也不能簡單說,中國戲曲現代化就是要創作現代戲。如果你沒有現代意識,你在創作現代戲的時候,還是那樣一種傳統的固守的不發展的藝術觀,現代戲不隨著生活內容變化而豐富其表現手段,你不見得就能實現中國戲曲的現代化。但是,現代戲的創作一定是會推動戲曲的現代化。在第九屆中國京劇藝術節上有這么多現代戲出現,我覺得對于推動京劇的現代化,推動京劇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是非常有利的。

        昆曲、漢劇、高甲戲等這些歷史非常悠久的劇種怎么保護?我覺得一些古老劇種和新興劇種的發展,不應該走一條路。所謂新的劇種,指的是像越劇、黃梅戲、吉劇、龍江劇等歷史不過百年甚至幾十年的劇種,難道它們同古老劇種都走一條路?把它們完全固守起來保護嗎?即使京劇也沒有完成它在藝術改革當中的很多課題,如果把它封閉得像送進博物館的文物一樣保護,是不利于這個藝術形式發展的。對于京劇藝術,守正創新才是正途。

        看過本屆京劇藝術節的一些戲后,我有一個最大的感受,就是如何抓好劇目的創作質量,如何在新時代培養新一代領軍人才的問題。因為工作職責的關系,我在第五屆中國京劇藝術節結束時曾寫過一篇《第五屆中國京劇藝術節的四喜與三憂》,四喜中令人欣喜的局面我覺得今天有些是得到了鞏固的,比如10多年前我說京劇藝術發展的政策環境有了很大的改變,那么再看今天,京劇藝術發展的環境比那個時代更好,有更多的政策向中國傳統文化、向中國戲曲傾斜。我10多年前的文章中,還提到一個令人欣喜的局面,就是創作題材和風格呈現多樣化,這一局面在第九屆中國京劇藝術節同樣展現了出來。

        在第五屆中國京劇藝術節時,我看到京劇人才培養的成果開始顯露,一批京劇優秀青年演員研究生班的青年才俊已經成為京劇藝術發展的中堅力量。但是,這個優勢今天似乎變成劣勢了。當年于魁智、李勝素、孟廣祿、王平、張克、王蓉蓉、杜鎮杰、楊赤等等都是正當盛年,都有自己的創作劇目參演。這一屆一看,這一批人中已經有一些退休或臨近退休,這屆京劇藝術節上許多藝術家沒有了身影。那我們新一代領軍人物在哪兒?這要引起我們格外關注。戲曲是以表演為中心的,最后要靠演員來體現,沒有出色的表演藝術家怎么行?

        過去京劇藝術節上的創作人才危機,在本屆京劇藝術節上則得到了部分緩解。10多年前的第五屆中國京劇藝術節上有一個導演執導了37部戲中的10部,有兩個京劇作曲家包攬了京劇藝術節近一半的劇目創作,這種現象難道不讓人憂慮嗎?所以,當時我就說創作人才的培養到了一個令人非常憂慮的程度。創作人才特別是導演人才、作曲人才確實有一個培養的過程,但切不可為保證創作成功率,放棄對青年創作人才的使用和培養,去做竭澤而漁的事。到了本屆京劇藝術節,我覺得在創作人才方面有了不小的改觀。這屆中國京劇藝術節30多臺戲中有很多不知名的作曲家,特別是年輕人的名字出現了,我覺得這是一個非??上驳默F象。

        我在10多年前第五屆中國京劇藝術節時還感到一個憂慮,就是創作劇目沒有形成有效的積累。我想這個憂慮,第九屆中國京劇藝術節還應該是有的。我們應該認真思考,一屆一屆京劇藝術節創作了那么多劇目,真正留下來的、現在還在演出的有幾出戲?京劇創作劇目的留存要靠鍥而不舍的精神,才能形成有效積累。我這里就舉一個京劇《智取威虎山》的例子,這是留在今天京劇舞臺上的一部經典的現代戲,這部戲是怎么改過來的?如果我們沒有做深入的研究,就可能以為它真是在那個特殊的年代、特殊的環境鍛造出來的。深入研究后我們就會發現,這部戲從1958年首演,到1970年拍成電影,12年的時間里,這部戲修改、加工、提高的腳步從來沒有停止過,而且從1958年到1964年, 1964年到1967年再到1970年,當中有幾次是脫胎換骨的修改?!笆昴ヒ粍Α?,絕不是虛言。我們今天哪個院團去做這樣的工作?今天是一任院團領導搞一出戲,留下一個半成品;第二任再搞一部戲,再留一個半成品,又放在那兒。每一屆京劇藝術節都有一些基礎不錯的戲,但參加了京劇藝術節,仿佛大功告成,其實這個戲離最后走向高峰成為經典還有一段距離。為什么今天我們的一些創作劇目留不下來?這是需要反思的。

        這些年由于取消了評獎,把藝術評論工作當做和藝術生產相互促進的一對關系來看待,藝術評論、理論研究和藝術創作形成了良好的互動,我覺得很好。本屆京劇藝術節由于疫情的影響,許多劇目只能在網上觀看,但是通過各種微信推送,包括舉辦專家研討會,藝術評論的形式更加多樣了。創作實踐中一部戲的成敗得失應當成為理論研究的對象,當然也包括對宏觀政策、藝術本體以及當下的藝術現象進行綜合性的研究,最終從京劇發展規律和歷史經驗中得出科學的結論,從而將研究成果轉化為對創作實踐的有效指導。一線創作的同志應該多關注理論研究的成果,自覺地運用理論研究成果,隨時調整創作方向,讓藝術創作實踐擺脫隨意和盲目??偟膩碚f,我覺得第九屆中國京劇藝術節評論與創作的互動得到了很好的改善。

        10月23日,是習近平總書記給中國戲曲學院師生回信一周年的日子??倳浽诨匦胖邢M覀儭皥远ㄎ幕孕?,弘揚優良傳統,堅持守正創新”,勉勵我們“在教學相長中探尋藝術真諦,在服務人民中砥礪從藝初心”。我認為,總書記的重要回信精神不僅為中國戲曲教育事業提供了根本遵循,對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和發展,也有著重要的指導意義。

       ?。ㄗ髡邽橹袊鴳蚯鷮W院黨委副書記、院長)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

      <legend id="nwjld"></legend>
      <span id="nwjld"></span>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1. <strong id="nwjld"></strong>
      2. <track id="nwjld"></track>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