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nwjld"></legend>
<span id="nwjld"></span>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1. <strong id="nwjld"></strong>
    2. <track id="nwjld"></track>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中國西藏網 > 即時新聞 > 文化

      古老昆曲如何尋覓當代知音

      發布時間:2021-11-04 16:54:00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張之薇

        昆曲應綿延其傳統典雅的藝術氣質,將目光放長遠,尋覓當代知音。朝著昆曲高度凝練的虛擬性、程式化方向,繼承、發展、創造

        今年是蘇州昆劇傳習所成立100周年、昆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首批“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20周年。如何讓600年昆曲更好融入時代、尋覓當代知音?是戲曲人面臨的重要課題。

        近日,第八屆中國昆劇藝術節在蘇州閉幕。本屆昆劇藝術節為期7天,26臺參演劇目接連亮相,線上線下融合、演出演播并舉。如何在戲曲的“老規矩”與“新創造”間尋找融通途徑?如何讓更多人在“水磨腔”中品味藝術之美?本屆昆劇藝術節,呈現了近年來昆曲藝術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取得的優秀成果,可提供些許啟示。

        折子戲從搬演向原創發展

        深研結構、行當表演與昆曲趣味

        本屆昆劇節中,北方昆曲劇院、上海昆劇團、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浙江京昆藝術中心等8個昆劇院團以及多家昆曲傳習所、戲曲學校的演員參演。與往屆昆劇節相比,一些變化令人欣喜。

        以折子戲板塊為例,肩負傳承和保護遺產功能的折子戲從搬演向原創發展。由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創作的折子戲《世說新語·開匣》《世說新語·索衣》等劇目,以傳統昆曲規范為準則,遵循昆曲“一桌二椅”的古典舞臺樣式,從表演、行當、音樂等各個方面入手,其藝術品質與守正創新的表達,值得關注。

        我們繼承的昆曲文化遺產基本以清代乾隆、嘉慶時期以來創作的折子戲為基本規范,其中包含昆曲所有的身段表演、曲牌唱腔、行當家門,甚至上下場規制的精髓。因其結構緊湊、行當豐富、雅俗共賞等特點,贏得觀眾的喜愛。

        折子戲集中體現了昆曲這一劇種的古典之美。以《世說新語》折子戲系列的《開匣》和《索衣》為例,與傳統折子戲取自明清傳奇不同,此折子戲所涉之人之事皆可上溯至魏晉。昆曲精深的表演風范,拉近了古今距離。這兩出原創折子戲既有古典性,又契合今人審美?!堕_匣》和《索衣》以情切入,謝安、郗愔、郗夫人從哀、恨、歉到恍然大悟,三人的不同情感在念信、聽信的行動中流轉,同時以昆曲的外、老旦、大官生三足鼎立的行當表演撐起整出戲?!端饕隆分械闹鹘峭跞质恰爸窳制哔t”之一,編劇以王戎去女兒家“索衣”為行動的細膩心理走向,再通過副凈、旦以及丑和貼旦行當的立體呈現,使全劇風趣詼諧,盡顯喜劇性,充分發揮了昆曲生旦之外的行當表演藝術魅力,展現了昆曲之“趣”。

        戲曲理論家龔和德認為,現代戲曲不是一個題材概念,應當逐漸成為戲曲現代發展主流,以其原創性強、活躍多樣,逐漸積累起一批現代經典。將原創性滲入折子戲創作的思維,從小處深研戲之結構、行當表演、昆曲趣味,讓原創的折子戲與典范性的昆曲審美重疊,持續探索、不斷創造,打造原創折子戲經典,未來可期。

        昆曲現代戲內涵動人

        體現鮮明時代精神與現代審美

        一批革命歷史題材劇目在遵循昆曲藝術規律基礎上努力創新,用心唱響紅色故事,用情傳承紅色基因,用功賡續紅色血脈,體現出鮮明的時代精神和現代審美理念。

        本屆昆劇節中,線下演出的9部昆曲大戲中,昆曲現代戲作品占4部。開幕大戲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的《瞿秋白》、上海昆劇團《自有后來人》、蘇州昆劇院《江姐》、湖南省昆劇團《半條被子》齊亮相,4部作品均為近兩年所創。

        劇本深邃的精神內涵最為動人?!饿那锇住芬增那锇椎纳绞论E為題材創作,講述了1935年在福建長汀被國民黨反動派逮捕的瞿秋白,面對敵人的輪番勸降,堅守信仰、不懼不屈,最終懷抱初心、慨然就義的故事。編劇羅周通過“三勸降”“秋白之死”架起全劇主要結構,圍繞親情、友情、愛情等故事講述瞿秋白生命的最后時刻,表現瞿秋白偉大的人格、堅定的信仰。

        當藝術轉入內在精神的表達,以及形式變革的追求,創作者將從一個生活的傳達者、模仿者向能動的創造者、個體風格的締造者轉變。從這個層面看,昆劇《瞿秋白》在表演、音樂、舞美等環節上,實現了古老昆劇與現代審美的融合。文本結構上,該劇通過“晝”與“夜”雙線空間編織出人物現實與內心的交互投射,“晝”寫現實的牢獄,“夜”寫瞿秋白的回憶,如與母親、愛人、摯友的訣別;音樂上,該劇大量運用西洋交響樂和京劇鑼鼓;舞美上,該劇借一白一黑兩塊平整的天幕,對晝與夜進行表意象征,用燈光投射在白板上的暗影與人物的內心相呼應,打造出簡潔凝練、與眾不同的舞美空間,彰顯戲曲舞臺的視覺形象表現力;臺前兩側,一邊審訊桌、一邊囚室床,體現戲曲的假定性。

        導演張曼君大膽運用寫意與表現的手法,以舞臺形式之“變”來回應昆曲傳統之“不變”。作為一部革命題材的昆劇作品,《瞿秋白》在內容和形式上都進行了深入探索。該劇注重描摹和揭示人物心理。比如,劇中發揮小生行當特點,用音色與造型刻畫瞿秋白這一人物,在曲牌唱腔方面,又不失昆曲的固有章法。江蘇省戲劇家協會名譽主席、戲曲理論家汪人元認為:“如此筆墨鋪排,不僅找到了充滿戲劇性的完整故事,又寫出了立體的、具有深度的人?!?/p>

        除此之外,上海昆劇團的《自有后來人》由昆曲三代演員共同創作,并以“破套存牌”的方式移植演繹《紅燈記》這一觀眾耳熟能詳的革命題材故事,傳承與創造的意義不言自明。而湖南省昆劇團的《半條被子》和蘇州昆劇院的《江姐》均以強大的藝術感染力回應了古老昆曲的現代建設這一命題,令人欣喜。

        昆曲需要綿延其傳統典雅的藝術氣質,也要將目光放長遠。從明清時代的昆曲到“一出戲救活了一個劇種”的《十五貫》,再到今天非遺視野下的昆曲,“變”是昆曲發展的常態。守護傳統與面向未來,并不沖突;依循昆曲典范審美下的再造與現代性審美下的創作自覺也不沖突。昆曲不僅可以演繹傳統經典,也應有新編創作,擔負起創作現實題材的責任。古老昆曲要尋覓當代知音,就要朝著昆曲高度凝練的虛擬性、程式化方向,繼承、發展、創造。(張之薇)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村妇

      <legend id="nwjld"></legend>
      <span id="nwjld"></span>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
      1. <strong id="nwjld"></strong>
      2. <track id="nwjld"></track>

        <optgroup id="nwjld"></optgroup>